快捷搜索:  as

而部落之中的祭司一旦继承了狰这个名号之后就

 顾峥不知为何,下意识的就阻止了大汉的这种行为,在对方十分不解的目光注视之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撒了一个小谎。
 
    “刚才这山动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的眩晕,当时的我,正在这山上研究草药。”
 
    “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差一点摔落到悬崖,多亏了这个白耳野兽,拉住了我,救得我的性命。”
 
    “不但这样,他还将这黑树树枝赠予我们的部落,而我发现,这漫山的金桂花,也是可以成为我们部落的食物的。”
 
 887 有狰氏
 
    听到顾峥如此说,那粗壮的汉子一下子就停下了动手的脚步,反倒是略带担忧和兴奋的问道“真的!狰有没有伤到?还有,这山中能吃的,是什么?”
 
    看着这汉子的兴奋劲儿,顾峥唯恐他记忆缺失再说漏了嘴,只能做出一副虚弱的模样,朝着对方招了招手,示意对方前来扶他一把,让他将其带回到自家部落的营地之后再说。
 
    果真,这个质朴的汉子不疑有他,大跨步的来到了他的身旁,飞快的将顾峥背在了背上,像是做过千百遍一般的,就朝着招摇山的山坡底下跑了过去。
 
    而被背在背后的顾峥,则是暗暗的朝着那白耳的猿猴挥了挥手,让其退归到山林之中了之后,才再一次的转过头来,看着前方并不算好走的山路,想象着自己的这个身体所在部落的模样
 
,思考着,自己在部落之中到底应该所处着怎样的位置。
 
    可还没等顾峥做好万全的准备呢,他身下的汉子在跑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土坡之后,就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将其放了下来。
 
    “到了,狰。”
 
    啊?
 
    这是哪?
 
    一个部落怎么可能选在这种山脉地段之中驻扎。
 
    这根本发展不起来的吗!
 
    但是顾峥又不敢多言,只是随着这汉子的搀扶,一脚深一脚浅的穿过了他们俩面前的小树丛,来到了其后一个地势骤然开阔起来的空场之中,而在这里,顾峥就看到了一个原始部落的日
 
常生活的画卷,正在他的面前缓缓的延展而开
 
    这个不大的空场,是由一个又一个挨挤在一起的兽皮帐篷所构成的。
 
    它们大多是三角柱的构架,在结实的竹制的骨架外边,再套上一个早已经按照规格尺寸缝制而成的兽皮围子。
 
    不但便于帐篷的搭设,就算是整个部落迁徙拔营的时候,收拾起来也十分的方便。
 
    而这种兽皮应该是同一种野兽的外皮,灰突突的很不起眼,但根据顾峥用眼睛粗略测算出的厚度,却表明,这种皮革是十分结实的,它的表面还泛着微微一层油脂薄膜,还是自带防水的
 
高配皮。
 
    在这些密集的帐篷外,则是一些用树枝,荆棘,矛刺临时搭建起来的围墙篱笆。
 
    在留出来了足够的生活空间之后,绕着搭满了一圈,虽然带着点仓促的味道,却是边边角角都顾及到,很是仔细。
 
    大范围的建筑构架很有条理,而这内里的生活气息,更是让顾峥感受到了属于原始部落的人气儿。
 
    那是因为,这些挨挤在一起的帐篷,都是四门大开,包裹在外部,充当进出的门所用的兽皮们,现在都被卷了起来,用细藤条扎好,挂在两侧。
 
    当中的布置,经由这么一掀帘子,自然也变得一目了然。
 
    但是随着顾铮的眼神扫过去了三两顶之后,他就对其中的布置不再感兴趣了。
 
    因为这部落之中,每家每户的布置都大同小异。
 
    无非是用干草做床,再无其他,若讲到其中的区别,也无非是干草的厚度以及大小不同罢了。
 
    顾峥就知道,他不能心存侥幸,看起来,这个社会还真如同他所想的一般,真是‘原始’了。
 
    越是这样,顾峥越是迫切的想要接收一下他现在的这具驱壳的记忆,在这种风险极其高的世界中生活,他急需要各种知识的补充啊。
 
    打定了主意的顾峥,步伐匆匆,跟在这大汉的身后一言不发的就迈到了篱笆墙的内围,那个只用藤条缠绕起来的半高的大门之外,帮着这汉子一起解开了内置的活结之后,就一并踏入到
 
了部落驻扎地更深处的所在。
 
    谁成想,他打算低调的回归到自己的帐篷内的心思,却是在他的脚刚刚迈入到这居中的驻扎区的这一刻起,就被打破了。
 
    因为在这个充满了野孩子的叫喊,兽皮的腥臊以及粪便垃圾的微臭的区域内,顾峥所碰到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在见到了他的身影出现了之后,都会规规矩矩的放下手中的
 
工作或是玩耍,带着点小忐忑小局促的朝着他低声的问好。
 
    “狰,您回来了。”
 
    “狰,欢迎回来!”
 
    虽然他们眼中并没有真正的敬意。
 
    这让开局永远是底层人的顾峥,一时间竟然没有转换过来,带着点小茫然的就让这具身躯回归到了本能。
 
    他本能的点着头,带着点上位者的风范,娴熟的在人群的簇拥下,在大汉的引领下,就来到了这个部落驻扎区中第二醒目的帐篷之内,在众人齐刷刷的再一次问好退去了之后,他就在大
 
汉的搀扶下坐在了这个帐篷里那个与众不同的干草堆上。
 
    然后顾峥就做出一副十分疲惫的模样也朝着那个汉子处挥了挥手,十分高冷的就将自家帐篷的皮帘子给掀了下来,将自己密闭在了这个乌漆墨黑的皮帐篷之中了。
 
    而那个汉子,在看到了顾峥的这个举动了之后,则是楞了一下,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的朝着一旁距离顾峥帐篷最近的一处空场上的几个半大的小子招了招手,将其召唤过来,在其耳
 
边低语了几句之后,就拎着他的武器,转身出篱了。
 
    至于现在在外人看来已经休息的顾峥,早已经闭起眼睛仔仔细细的接收起这具身躯的记忆了。
 
    待到顾峥再一次将眼睛张开的时候,他则是仰面苦笑了起来。
 
    一旁,一根静静的摆放在他的干草堆旁边的节杖,十分完美的表明了他在这个世界之中的身份。
 
    一个刚刚继承了死去的老祭司之位的年轻的部落祭司,专门负责整个部落的祈福,祭祀以及部落诸众的身体健康检查的多面手的角色。
 
    身份地位极其的高,责任义务也极其的重。
 
    也难怪这位年轻的祭司,明知道前方是陌生且危险的未知之路,也要勉力孤身一人的去闯一闯了。
 
    因为,这有狰氏,哦,这是这个部落的名字,所有有狰氏的族人们,他们所供奉的图腾都是一只形如赤豹,五尾一角的远古神兽……铮兽。
 
    而为了表示虔诚,他们部落之中所有的新生儿,自从一落地起,名字中就会自带一个狰字作为前缀。
 
    当然了,作为有狰氏之中地位最超然的祭祀一职,他们可以享用整个部落中最尊贵也是最贴近于他们侍奉的神明的名字狰。
 
 888 二十个世界的高贵身份
 
    这个名号就这样祖祖辈辈的传承了下去,给的是祭司这个职位,而非是在职位上的人。
 
    而部落之中的祭司,一旦继承了狰这个名号之后,就要将自己的终身奉献给铮兽,终其一生要为部落的繁荣以及图腾兽族的兴亡,而奔波不停了。
 
    只不过,这一届的祭司狰,当的尤为的艰难。
 
    因为就在前不久,他们有狰氏的部落长居地的所在,那个依山傍水,地势平缓的肥美之地,竟然迎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冰封千里。
 
    只不过一瞬间的工夫,有狰氏部落所在的山脉,由内而外的就成为了一片冰雪的世界。
 
    那些常年潺潺流动的河水,瞬间冰封成了难以凿穿的冰疙瘩,而那些他们有狰氏日日劳作的肥沃的黄土地,也变成了寸草不生的结晶体。
 
    他们曾经赖以生存的青葱的密林,现在变成了冰雕雪塑的树棍,而悬挂在上边的各色果实,却全都失去了生命一般的,停滞在了被冰封的那一刻之中。
 
    至于密林之中用来打牙祭的弱小野兽们,更是失去了往日的活力,一些生命力顽强的,只是勉力的朝着山外的方向爬去,而一些略显孱弱的,则早已经僵直在雪窝之中,成为了这个山林
 
的雪景中的一员
 
    若只是寒冷,有狰氏一族并不畏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