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但是这些个曹操麾

有了大棚的基础,这冬天虽然艰苦一点,只有一些野菜吃,不过也总比饿死强啊,李林也放心下来,累了一天,先是被这些个穷酸儒生大骂一顿,有在田地里面忙了一下午,李林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李林这边可以安然如梦,但是这天下只见可是已经有无数人因为李林睡不着觉了,李林击败曹操,拿下许昌,曹操惨死于血杀营之后,临死前都没有一个全尸,在这短短的两天之内,已经传遍了天下,而且越传是越邪乎,以因为很少有人明白,李林竟然在一个上午就拿下了许昌的城门,杀进了许昌,吧曹操从南门逼退,惨死与逃往的路上,都不明白李林用的什么办法,这个年代哪有什么科学啊,这些个以讹传讹的事情就更加的不找边际了,越传李林就越来越神话。
 
    从此以后,李林就挂上了一个神的名头,不过这个神可不是什么好的神,而是死亡之神,市井坊间流传的极广,都说李林就是神仙的化身,是惹怒了老天爷,被贬下凡间,但是贬下凡间是贬下凡间,李林可是跟天上不受的神仙都是好兄弟,这一会便是又是召唤天火,又是召唤天雷了。
 
    但是有人又问道:“这李林为啥打了两个多月,死伤了无数的事情,才回跟自己的神仙兄弟联系,打下天雷,天火消灭曹操呢?”
 
    当然了,别看这些都是传言,但是也是很严谨的,就有人说了“不说是曹操派人去了李林的老家,要抢李林的老婆,想要威胁李林退兵,你看,李林是神仙的化身,家里当然也有神仙保佑,曹操的手下可是纠集了三万的鲜卑大军前去抢李林的老婆。但是被李林的神仙兄弟一举拿下,叁万大军一个不剩,李林的神仙兄弟又告诉了李林这件事情,李林当然暴跳如雷,立即就召唤了自己其他的神仙兄弟,天火天雷一下,曹操一个小小的许昌城池怎么能够挡住李林呢?听说啊,那曹操都是在逃跑的路上被天雷给劈死的,连个渣渣都不剩,本来李林都没有想杀他的,结果就是李林的那些神仙兄弟看不过去,才给曹操劈死的!”
 
    “嗷!这么厉害,这李林以后真是不敢惹啊!”
 
    “那是当然,要是把他惹怒了,随便招招手就吧全城的人给灭了”
 
    李林的名声是越来越大,加上不少名士的力挺,终于算是稳定了自己手里的河南几个郡县的稳定,而其他不少的曹操原来的地盘,也随着曹操的死摇摇欲坠,都在观望着,李林也不着急,城池越多也意味着越多的麻烦,许昌自己已将给了曹军所有人的心脏一箭,自己也不着急他死,要静静的看着曹军一点点的流光鲜血,然后软趴趴的倒下来。
 
    李林这边顺风顺水的,但是天下各地可是翻了天,当然最为严重的,当属,这逃回汝南的一众曹操家眷了,本来荀攸带着曹操的所偶家眷,还有重伤的夏侯惇,成功渡河到了颍水南岸,又怕李林辉派兵度过颍水继续追击,立即马不停蹄,继续向南赶去,当然不知道曹操已经惨死在颍水北岸,而等到蔡县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曙光,曹操派去把守汝南的刘晔带领八千汝南的郡国兵赶到了,荀攸一击曹操家眷大喜过望,都快激动的哭了出来,但是刘晔带来的消息,可是让所有人真的哭了出来…………
 
    曹操的死,最伤心的当然算是从此的一帮家人了,怎么说曹操也是人家当家的啊,特别是曹操最大的儿子曹丕知道以后,已经情难自已,悲痛之下,打呼父亲,当然不相信曹操会死在李林的手里,拉着跪倒在地的刘晔的领子背痛的喊着“不!不可能!父亲不会死的,父亲绝顶聪明,天下第一,怎么机会轻易的死在了李元杰的手里呢!”
 
 第十七章 劝曹丕
 
    曹丕拽着刘晔的衣领不行的摇晃找个好,跪倒在地的刘晔满眼泪花,承受这曹丕甚至有些粗暴的晃动,哭泣这说道:“公子!消息千真万确,血杀营统领侯宇,已经将主公随身携带的佩剑交给了李林,正是主公确实死了!”
 
    曹丕悲哀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父亲深明大义,盖世无双,为何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啊!父亲,父亲!”
 
    “公子!”荀攸喊道,随即声音一低,道:“公子切莫伤心啊!主公基业尚在,不可被那李元杰夺取,主公在天之灵可是在看着公子呢!公子为了这兖州,徐州,豫州三州的父老,请公子收回悲伤,进登主公之围!”
 
    荀攸的一句话,让众人幡然醒悟,现在曹操已经死了,死了就是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但是曹操的家业还在,纵然李林打下了许昌,但是也仅仅是占领了曹操一小部分的城池,上有大片的土地在曹军手里,群龙无首,必定灭亡,所以当下之际,乃是在拥立曹丕这个曹操年岁最大的嫡子为主公为好。
 
    “拜见主公!”众人立即跪倒在地,对还在悲伤中的曹丕喊道。
 
    一个仅仅十三岁的孩子,虽然生在曹操这样的家庭当中,但是毕竟太小了,还没有达到渴望权利的年龄,一见这些人都在向自己跪拜,打呼“主公!”曹丕并没有因为得到全力而兴奋而是有些恐惧,父亲刚死,而这么大的胆子就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曹丕怎么能够不害怕呢?
 
    曹丕立即喊道:“不!不!我不要当主公,我只要我父亲,父亲!”曹丕还在狂吼着,悲伤和巨大的压力,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有一些疯狂。
 
    “主公!不要这样啊!主公,以大业为重,大业为重啊!”众人不停的劝解道。
 
    “不!不!”曹丕高喊了两声,便要起身跑开,一边的荀攸赶紧拉了下来,劝阻道:“主公,切莫这样,老主公已将仙逝了,但是大业还在,还需要主公掌管啊!”
 
    “不!我不要,我不要!”曹丕这一跟着两个年岁不大的孩子。
 
    众官员一看此人大惊,连忙低下头,到了一句“夫人!”原来此人正是曹操的正妻,卞夫人,也是曹丕的亲娘。
 
    卞夫人得知曹操已死,当然也是悲痛万分,曹操死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但是这些个曹操麾下的臣子说的也对,曹操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子嗣还在,曹丕还在,基业也在,有人继承,便有一日可以有机会东山再起,卞夫人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也是睿智无比,可是只是一个夫人,在这个社会之下,怎么可以干预政事,但是看到曹丕逃避的样子,卞夫人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自己可以稳住曹丕,便忍住了背痛的心情,站了出来,大悲之下,竟然有些站不稳了,还需要两个丫鬟扶着。
 
    卞夫人走到近前,指着曹丕办怒煞呢个喝道:“你这个逆子,你对得起你父亲的培养嘛,跪下!”
 
    曹丕一下子跪在地上,扑到了卞夫人的怀里,摆上的喊道:“娘亲,父亲啊…………”说了一半,曹丕便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卞夫人强忍着泪水和已经站不住的身子,点点头,道:“年亲知道,娘亲知道!但是我的儿啊,你父亲辛辛苦苦攒下的基业,现在被别人抢了,你父亲也惨遭敌人的加害,你是你父亲的儿子,你要为你父亲报仇,你要继承你父亲的基业,我的儿啊,你无路可走,只能这样,要是你怕的话,就在为娘的怀里哭吧!”
 
    “娘!”曹丕哀嚎一声,趴在卞夫人怀里打开,一边的官员也在大喊着“主公!”儿子趴在娘的怀里哭泣,是最动人的,母亲并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是所说的话确实字字发自内心,比那些诗词歌赋更加能够渲染悲伤的气氛,一帮的众人无不被打动。
 
    本想训斥一下曹丕的卞夫人,但是看到自己亲生儿子这般模样,那里狠得下心,只能以情劝曹丕,卞夫人把自己怀里的曹丕的脸搬了起来,看着曹丕的眼睛,道:“我的儿啊,你要知道,哭不能为你父亲报仇,在娘怀中哭过之后,你就要担起你父亲的众人,我曹家重振雄风,就要靠你了!娘知道你惧怕,但是孩儿啊,谁让你是曹孟德的儿子呢?一定要记住,我曹家的来脸不能丢,你是曹孟德的儿子,定然能够振兴我曹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