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用屁股想都知道七宗八派之一的巴山剑派弟子为

  这些还只是寻常人的感官,首当其冲的查魁更是感觉自己的胸口宛若被一柄大锤击中了一般,一丝冷汗从他额头上滑落。
 
    楚休接连向前踏了三步,一步比一步气势强,一步比一步压迫感更盛,等楚休到了查魁面前时,对方已经是面色通红,冷汗直流!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身上的气势却是全部消失,瞬间犹如春风化雨一般,气势从高峰跌落到了极致。
 
    “咣当!”
 
    查魁手中的重剑直接掉在了地上,一脸的苦涩,用略显生硬的东齐口音道:“我输了。”
 
    那名侍者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查魁,诧异道:“查魁大人,你这是?”
 
    查魁没有理会那名侍者,直接冲着楚休行了一个很奇怪的礼节,道:“您是强者,查魁最敬佩的便是强者,您有资格进入第五层。”
 
    方才他已经能够感觉到楚休那气势的恐怖了,犹如黑云压城一般,一旦落下便是天崩地裂执事之势。
 
    刀藏在刀鞘中没出的时候才是最为恐怖的,楚休这一击也是,每一步的气势都攀升到了巅峰,但却谁都不知道楚休的巅峰究竟在哪里,每一步都给了查魁极大的压力。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楚休主动松开了那股强大的气势,展现出了自己对于罡气的那种强大到让人绝望的掌控力。
 
    查魁天生神力,凭借自己的力量他甚至可以硬撼外罡境的武者,但面对楚休,他却是连出剑的勇气都没有。
 
    楚休身旁的那名侍者愣了愣,以他现在的这种境界当然是看不懂查魁跟楚休之间的这种较量,但既然查魁说他已经认输了,并且还少见的对楚休行了他出身的那个小部落的大礼,这种态度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那名侍者对楚休恭敬道:“这位公子,您直接上去便可以了,上面有人会迎接您的,小人现在还没有资格踏上第五层。”
 
    随着楚休的身形踏入第五层,第四层的人顿时犹如炸锅了一般开始讨论着楚休到底是谁。
 
    聚龙阁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无论是东齐本地的武者还是外地来的武者想要挑战聚龙阁的人多了去了,能够闯过查魁这一关的也是不少。
 
    但大部分人都是硬抗着查魁十招才进入其中的,少部分才是将查魁击败进入这里的,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一招不出便以气势逼得查魁主动认输,这人到底是谁?
 
    龙虎榜上大部分的年轻俊杰这些人还是很熟悉的,最重要的是若是真有名气的年轻俊杰来此,他们也用不到这么一层一层的闯过去了,自然有侍者将他们直接带到后五层的。
 
    楚休看着如此眼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下面那帮人的惊讶楚休懒得管,不过聚龙阁的第五层倒还当真让楚休有些惊讶。
 
    下面那四层的装潢都是以金碧辉煌的璀璨为主的,而这第五层却是淡雅的很,到处都透露着一丝古朴的气息。
 
    看到楚休踏入第五层内,此时第五层内的那些武者都是下意识的忘了楚休一眼,在看到楚休乃是生面孔之后,这才露出了一抹打量的神色。
 
    以前聚龙阁的第五层大部分都是东齐年轻一代较为杰出的武者,和当地一些比较有名望的武林中人,大家都是认识的,直到神兵大会召开这段时间才来了这么多的外来人。
 
    第五层内一名侍者打扮的先天武者走过来,看到楚休的打扮,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带着一丝疑虑道:“公子可是关中刑堂出身?”
 
    下面那四层的侍者主要是用来服务一些寻常的江湖武者和普通富商的,所以实力只有凝血境,也没有看出楚休的身份。
 
    而后五层的侍者本身实力便不低,虽然名为聚龙阁的侍者,但实际上却都是安乐王姜文元的门客,还都是那种见多识广并且机灵的,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楚休的身份。
 
    只不过关中刑堂这几十年来一直都很低调,除了办案一般不会出现在江湖上,更加不会来参加各种各样的盛会。
 
    而且在他的印象中,关中刑堂的人都是那些一副中年人面孔,老成持重的江湖捕头,像楚休这样年轻的还当真是少的很,所以他才有些不一定的确认一下。
 
    这一次楚休来参加神兵大会,本来就是带着为关中刑堂扬名的任务来的,所以他也并没有隐瞒,直接道:“正是,在下关中刑堂麾下,关西巡察使楚休。”
 
    这名侍者闻言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容来,他算是了解关中刑堂的,自然知道巡察使在关中刑堂是什么样的地位,绝对是属于中坚力量的掌权者。
 
    眼前这位如此年轻便成为了巡察使,而且还被关中刑堂派来参加神兵大会,看来关中刑堂这一次可不打算低调了,这可算是一个大消息,等下要禀报王爷。
 
    聚龙阁在外人看来乃是江湖上这些俊杰高手吃喝享受的地方,是彰显身份的地方,但实际上对于姜文元来说,这地方却是他用来结交江湖俊杰高手,用来打探消息的地方。
 
    不过这名侍者却是总感觉楚休的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般。
 
    “楚公子,不知道您是准备在五层还是准备继续向上?”那名侍者问道。
 
    楚休笑了笑道:“五层的待遇和第七层哪个好?”
 
    那名侍者道:“当然是第七层,后五层当中,每一层所准备的菜色和酒水都是不相同的,第七层是除了不对外开放的最后两层外,最好的一层。”
 
    “那就继续向上喽。”
 
    那名武者点了点头,直接将楚休引领到第六层的入口,这里果真还有着一个人守护,不过却是一名年近四十,脸上有着一道狰狞刀疤的中年人。
 
    第五层内的人也都是打量着楚休,能够进入这第五层的,可以说实力最弱也有着内罡境,而且在内罡境当中都算得上是高手,寻常内罡境的武者可挡不住那查魁几剑。
 
    他们的见识可不像是下面四层那样浅薄,只知道以貌取人,能够进入这第五层的,几乎没有庸碌之辈。
 
    “这位是王爷手下的门客,巴山剑派的‘血雨寒光剑’萧挺,楚公子若是能够在萧先生的剑下支撑半刻钟,便可以到第六层了。”
 
    听到巴山剑派这个名字,楚休不由得仔细打量了这萧挺两眼,自己貌似跟巴山剑派还是很有‘缘分’的。
 
    早在北燕时,他就杀过巴山剑派的张百涛,同样还有那跟在天罪舵主身后拍马屁的‘青电剑’陈峤也是巴山剑派出身。
 
    而且楚休还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巴山剑派教育弟子貌似真的很有问题啊,怎么总是出现弃徒,弄得自己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
 
    虽然那侍者没说萧挺乃是弃徒,但用屁股想都知道,七宗八派之一的巴山剑派弟子,为什么要大老远的从西楚跑到东齐来给一个王爷当门客,这不是弃徒是什么?
 
    而且这姜文元的一些举动在楚休看来当真是有些作死的嫌疑。
 
    聚龙阁内每一层的侍者实力都不弱,还有他的这几个门客也都是同阶当中的佼佼者,可想而知他这安乐王府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一个安乐王结果养了这么多的强大武力,这不是作死是什么?等到他这个安乐王当的不怎么让东齐皇族‘安乐’时,估计他也就安乐到头了。
 
    这时那名侍者对萧挺低声道:“这位乃是代表关中刑堂来的楚公子。”
 
    聚龙阁定这种规矩不是为了得罪人,只是为了要甄别一些真正的年轻俊杰和一些浑水摸鱼之辈而已,所以萧挺这类的门客扮演的只是试金石的角色,万一要在试探的过程中把人给伤了,那可就是弄巧成拙了,所以这名侍者特意提醒了一下萧挺楚休的出身来历,让其注意一下。
 
    萧挺面色沉静的点了点头,对楚休道:“楚公子小心了,在下的剑,很快。”
 
    楚休咧了咧嘴道:“我的刀,也很快。”
 
    萧挺面无表情的拔出了他手边带着殷红色剑锋的长剑,他在这第六层守门这么长时间,什么样的年轻俊杰没见过?自信自傲甚至是自负对于这些年轻俊杰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惜这些所谓的年轻俊杰很快就会被打击到的。
 
    论及同年龄的修炼速度他的确是比不上这些大势力出身的年轻俊杰们,但他这一身剑法,可都是从血雨当中厮杀出来的!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熟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