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xxx

可能是刘真的出现直了李林的心神让李林心中黄

 刘和摇摇头,幽幽说道:“你和朕……各不相欠!倒是你!竟然把我逼到了这里!”
 
    “妈的!”李林骂了一句,道:“你到不想一想,当初你把我逼到了黄河边上吗?你现在还有美人揽在怀中,你以为你是楚霸王吗?你他么配吗?”李林本来是打算好跟刘和和颜悦色的说话,然后给他一个痛快的得了,可能是刘真的出现,直接扰乱了李林的心神,让李林心中黄暴的一面激发了出来,其实就是没憋住想骂人罢了…………
 
    刘和眉毛一挑,没有接李林的话,而是缓缓拿起身边的那金色的酒壶,倒满了自己金色的酒杯,缓缓端起酒杯到了嘴边,看着李林缓缓道:“你说的不错,所以朕说,你和朕各不相欠!”
 
    “别说废话了!”李林手中的林刀又一次举了起来,只在刘和的眼睛前方。
 
    而刘真这一次没有说话,但是那珍珠一般的双眼,却显出了无限复杂的眼神。
 
    “不必你们俩给真费心了!”刘和忽然长叹一声,好似是老人在劝解两个小孩子一般,而那两个孩子,当然就是李林和刘真了,
 
    李林听的这话很不舒服,就看刘和仰头喝下了自己杯中的酒,“咕噜!”样了下去,眼睛半眯起来,好像是这杯中的酒就是琼浆玉液一般。
 
    “啊!”刘和舒爽的叫了一声,李林鼻子紧了紧,骂道:“妈的!好像你真的是皇帝一般了!”
 
    刘和淡淡一笑,好像是对自己说的一般,道:“朕!本来就是天子!”说着,刘和都已经不再理睬一旁的李林和刘真,轻轻的将怀中的貂蝉从自己的怀中推起,貂蝉一直都在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刘和,一刻都没有改变,刘和一手轻柔的捏在貂蝉的肩膀上,一手托着貂蝉的下巴,脸上的笑意更浓,更加甜蜜,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李林眉头紧皱,这样的场景下,刘和还在和貂蝉这样的秀恩爱,再看李林,偷偷的瞄了一眼一旁的刘真,还有自己与刘真之间的那一段距离,心里无比的郁闷,更是感觉到了悲催,再看刘和那甜蜜到了骨子里的笑容,李林都感觉到了恶心。
 
    想着想着,李林就像上前阻止,但是刘真一抬手,挡在了李林的身前,回头,那闪着光亮的眸子看着李林,李林当场就呆住了。
 
    “皇后!”刘和看着貂蝉的嘴巴,喃喃叫道:“朕的皇后!”
 
    “皇上!”貂蝉也是轻轻的唤了一声。
 
    刘和眼神不变,眉毛微微颤动,好似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再跟他有任何的关系,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皇帝,而这个女子就是永远都是属于自己的皇后。
 
    “你永远是我的最爱!”刘和深情的,轻轻的,夹杂着自己所有的情感说出了一句,那声音,既不柔情似水,也不是激情四射,但是更像是一许诺,将自己的一生,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许诺出去了一般,看的一旁的李林和刘真都呆住了。
 
    这一刻,对于李林和刘真来说,同样的,眼前的刘和不是李林大仇人,也不是刘真的哥哥,而更像是两个人向往的那个样子,李林和刘真心同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多么期望坐在那里的男女就是自己,可能全天下的有情人看到这样的场景,谁不会想着这二人就是自己,就是对方呢?
 
    貂蝉甜蜜的嘴角样子,摸了摸刘和的鬓角,大量着刘和的脸庞,缓缓的道:“皇上,你永远…………”
 
    话说了半句,貂蝉忽然说不下去,貂蝉忽然露出了惊恐的模样,因为就看到在刘和上扬的嘴角上溢出了鲜血,鲜红鲜红的血。
 
    貂蝉眼睛圆瞪,双手立即扶住了刘和的脸,手指不停的去擦着刘和嘴角露出的血液,就好像是擦完了,就不会再流下来了一般。
 
    “皇上!皇上!皇上!”貂蝉不停的惊叫着,那个模样也已经慌了神,看着但是刘和还是那个表情,而身子却是软了下来,向后倒去,貂蝉赶紧一拉刘和的身子,依旧不停的惊叫一般,好像是可以把刘和叫醒。
 
    这样的场景,是李林和刘真都始料未及了,怎么着这刘和就忽然吐血了,而貂蝉那惊慌的样子,肯定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林和刘真本就是呆立在那里,还没有从自己的没好会意拔出来呢,忽然来这么一下,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不好!”刘真忽然惊呼一声,想起刚才的场景,刘和说的话,做的事,立即明白过来,道:“酒里有毒!”
 
    李林也是反应过来,而还在惊慌的貂蝉一听,立即松开了刘和,去抢桌子上金色的酒壶,谁都能看出来,她是想和刘和一块死。
 
    “砰……哗啦…………”李林反应要比貂蝉快,立即飞起一脚,一下气就踢翻了貂蝉身前的案子,貂蝉扑了个空。
 
    金色的酒壶倾倒,上面的盖子翻开,里面的酒都洒了出来,因为前面就是台阶,所以一路的就翻滚了下去,貂蝉在想要去那酒壶喝里面的酒,那是不可能的了。
 
    “啊!”貂蝉惨叫一声,看着翻滚下去的案子,还有飞溅了一地的案子上的东西,估计是在确定金色酒壶里面的酒确实都已经没了。
 
    没有让李林想象当中的那样,酒壶落地,壶中的酒撒了出来,到了地面上,然后就是兹啦兹啦的声音响起,那是电视剧里面才有的场景,这里面放的又不是硫酸,但是在看刘和…………
 
    貂蝉将刘和松开,去抢案子上的酒壶的时候,刘和已经向后仰着倒了下去,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身体也开始抽搐,这样中毒的症状很明显,就现在世界的这个医疗,救不回来了…………
 
    李林不是没有想到刘和会自杀,本以为刘和会跟像是公孙瓒一样,在自己杀进来之前,自焚,或者是抹脖子,但是自己看到刘和的那一刻,他依旧淡定自若,还很是悠闲,歌舞美酒,佳人陪伴,其实当时李林心中也不明白,刘和到底最后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可是刘和竟然服毒自杀了,在四周的人,包括他深爱着的貂蝉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临死前还对貂蝉说出了那样深情的话,让李林都为之感动,李林不明白他为何会选择这样的离开,竟然还是在刘真在自己旁边的时候,难道是让自己后悔吗…………
 
 第二百零六章 痴情人
 
    “皇上!皇上!”呆滞了几秒钟的貂蝉,猛然回过头,看见了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刘和,并没有尖叫,也没有撕心裂肺,而是像是在叫刘和起床一般,几乎是爬到了刘和的眼前,缓缓的将刘和的脑袋抬了起来,揽在怀中,枕在了自己的酥胸之上,嘴上喃喃的叫着,而左手不停的擦拭着刘和脸上的血迹。
 
    “皇上!皇上!皇上…………”貂蝉面无表情,没有悲伤,也没有疯狂,就好似在哄着一个小孩一般,不停的叫着皇上,而刘和,也在这样的叫声之中,停止了抽搐,也停止了呼吸,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死了。
 
    刘真缓缓的放下了挡在李林身前的胳膊,轻轻的咬了一下嘴角,可能这便是刘真最痛苦的表情了,向前走了两步,看得出来,是想去再看一眼刘和,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李林。
 
    李林依旧不敢正视刘真的眼睛,“唰!”将林刀收回了刀鞘之中,听着貂蝉喃喃的话语,李林回过身,对在一旁已经站立良久的赵云道:“子龙,告诉外面的高顺,刘和已死,该怎么做,他应该明白!”
 
    “诺!”赵云一听手中困龙枪,立即转身出去,其实门口的喊杀声早就已经传了过来,但是在场的众人哪有一个关心那门口战事呢?
 
    李林回头看了看貂蝉,将刘和的脑袋紧紧的裹在了怀里,口中还是不停的念叨这皇上两个字,从眼神可以看得出来,貂蝉疯了,那个样子是不会装出来的,可能当李林进来的时候,看到的貂蝉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一直的交谈,她都没有一丝的反应…………
 
    刘真缓缓的退了过来,到了李林的身边,就好像是对自己的说的一般,低声道:“你不应该踢翻那案子!”说着,还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金色酒壶。
 
    李林听得脑袋直疼,眼睛缓缓的闭上,又睁开,点点头,缓缓道:“是啊!还不如也让她死了!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刘真忽然问了一句道:“要是我不出现,你会杀了他们两个吗?”
 
    李林由于片刻,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样的事情谁有能知道…………”
 
    刘真没有再说话,缓缓的下了台阶,李林看着刘真的背影,咂咂嘴,缓缓的伸出手,对着刘真的背影,好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是由于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来,任凭着刘真一步一步的下了台阶,转向了一边,消失在了李林的眼前。
 
    李林伸出去的手久久没有放下,对着虚空抓了两下,眼神落寞了下来,还是放下了自己的胳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